透景生命体外诊断试剂专业厂商

订单支付已成功

订单支付已成功,请继续浏览网页...

投诉建议提交成功

感谢您提交的投诉和建议,我们会在24小时内回复您。非常感谢您的关注,请继续浏览网页……

体外诊断试剂 / 生化产品相关资料 / 血检时空腹抽血缘何必要?

血检时空腹抽血缘何必要?

Tellgen
2018-04-23 13:37:41  阅读量:2787
先来看看欧洲临床化学和检验学联合会(EFLM)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各国静脉采血前空腹时间:

Simundic A 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chemistry, 2014

可见在是否空腹采血上各国其实是有争议的。

除了特别提及的数据外,本期文章的数据主要来自于2014年发表于Clinical Biochemistry杂志上的一个设计比较严密的研究。该研究纳入了20-30岁之间10名健康男性和10名健康女性,分别在①晨起,空腹12小时后 ②早饭3小时后 ③午饭3小时后测量77项化验指标。为保证试验对象的餐食相同,餐食统一供应,早餐含有630kcal能量(碳水化合物80%,脂质11%,蛋白质9%),午餐含有850 kcal能量(碳水化合物64%,脂质18%,蛋白质18%)。

下面我们按化验项目的顺序为大家梳理一下进食对各项检查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血常规

有研究认为进餐会对血常规检查造成影响。比如一篇2010年纳入17名健康成年人的研究发现,相比空腹时的血常规,进餐2-3小时后淋巴细胞计数会显著减少(从2.24×10^9/L → 1.82×10^9/L),其它一些指标变化尽管也在统计学上显著,但是没有临床价值。

Lippi G, Blood transfusion, 2010

目前暂时没有进食会影响血常规结果的决定性证据,但是很多研究都已经证明血常规会受到昼夜节律很大的影响。因此,注意血常规抽取的时间比是否空腹更为重要,傍晚的白细胞甚至可能比早上高20%。

凝血功能

凝血功能的三项指标:PT、aPTT和Fib不受进食影响。2014年意大利的另外一篇研究在对比空腹12小时与早餐后的aPTT、PT、Fib、抗凝血酶Ⅲ、蛋白C、蛋白S后,也认为进餐不会影响凝血功能检查。

血生化

肝功能

ALT、AST、ALP、GGT、总蛋白、白蛋白不受进食的影响,而总胆红素在进食后则会明显降低,降幅可达10%以上。另外一项纳入了135名健康男性和女性的研究也证实了随着空腹时间增加,血清胆红素水平逐渐增加,大约每空腹1小时,总胆红素增加0.43umol/L,可能与空腹胆汁淤积有关。但有另外的学者认为胆红素的变化是由于昼夜节律而非进食。

因此,肝功能受到进食的影响较小,非空腹肝功能应该是可信的。

肾功能

尿素氮、β2微球蛋白、尿酸不会受到进食影响,而肌酐在进食后会显著增加。另外一篇研究发现在进食肉类食物2小时后,15名健康受试者的肌酐平均上升了约34 umol/L!而如果进食的是纯素食,肌酐不会受到影响。

因此,饮食的种类对肌酐影响较大,测定应该在尽量在空腹进行,纯素食后也勉强可以接受。

电解质

电解质是否受到进食的影响可能与饮食中所含的电解质浓度有关,而在研究中并没有发现正常饮食对于电解质的显著影响。

血脂
血脂检查前是否需要空腹近几年研究很热。目前许多国家的检验标准中都规定血脂检查前需要空腹8-16个小时不等,但2016年发表在European Heart Journal上的一篇重磅共识打破了这一常识。共识由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协会和欧洲临床化学和检验学联合会发布,列举了近年来数个较大的空腹时间对血脂影响的研究,发现无论是儿童:

 
Nordestgaard,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16

还是成年男性和女性:

 
Nordestgaard,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16

空腹时间除对甘油三酯造成一些影响外,并不会显著影响其它血脂水平。在共识发布前丹麦已经开始常规使用非空腹血脂来作为监测手段,当患者非空腹甘油三酯>4.0mmol/L时可以复查空腹甘油三酯。

因此,为了增加患者的血脂监测依从性,共识认为可以常规监测非空腹血脂。

心肌损伤标志物和BNP

心肌损伤标志物在进食前后并不会改变。目前尚未发现进食影响心肌损伤标志物的报道,可能因为健康人心肌损伤标志物的浓度很低,饮食的影响甚至无法体现在数值上。

而BNP观察到了餐后的下降,至多可以下降接近30%。尽管目前发现BNP存在昼夜节律,但BNP的变化目前还没有完全证实可以用昼夜节律解释。

其他

血清铁、淀粉酶、脂肪酶、叶酸、维生素B12、维生素D、同型半胱氨酸、CRP未发现进食有影响。

内分泌功能

研究发现内分泌的多项指标在餐前与餐后存在显著变化,但这种变化究竟是由进食、昼夜节律或是两者共同所致,还无法彻底探明。

ACTH在餐后下降接近50%,皮质醇在餐后下降接近60%,C肽在餐后升高80%,C末端肽降低接近50%,胰岛素升高90%,催乳素降低60%,甲状旁腺素降低20%,睾酮降低接近30%,TSH降低接近30%。这些指标不仅需要要求空腹,可能更重要的是抽取血样的时间。

不过还是有不少内分泌指标在餐前与餐后并没有显著变化,比如糖化血红蛋白、糖化白蛋白、脱氢表雄酮、雌激素、FSH、LH、FT3、FT4、IGF-1、性激素结合球蛋白。

参考文献:
[1] Simundic A M, Cornes M, Grankvist K, et al. Standardization of collection requirements for fasting samples: for the Working Group on Preanalytical Phase (WG-PA) of the European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 and Laboratory Medicine (EFLM)[J]. Clinica chimica act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chemistry, 2014, 432(2):33.
[2] Plumelle D, Lombard E, Nicolay A, et al. Influence of diet and sample collection time on 77 laboratory tests on healthy adults[J]. Clinical biochemistry, 2014, 47(1): 31-37.
[3] Gabriel Lima-Oliveira, Gian Luca Salvagno, Giuseppe Lippi, et al. Could light meal jeopardize laboratory coagulation tests?[J]. Biochemia Medica, 2014, 24(3):343.
[4] Pocock S J, Ashby D, Shaper A G, et al. Diurnal variations in serum biochemical and haematological measurements.[J].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 1989, 42(2):172-9.
[5] Lippi G, Lima-Oliveira G, Salvagno G L, et al. Influence of a light meal on routine haematological tests[J]. Blood transfusion = Trasfusione del sangue, 2010, 8(2):94-9.
[6] Griffin P M, Elliott S L, Manton K J. Fasting increases serum bilirubin levels in clinically normal, healthy males but not females: a retrospective study from phase I clinical trial participants.[J].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 2014, 67(6):529.
[7] Pimenta E, Jensen M, Jung D, et al. Effect of Diet on Serum Creatinine in Healthy Subjects During a Phase I Study[J]. 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 Research, 2016, 8(11):836-839.
[8] Nordestgaard B G, Langsted A, Mora S, et al. Fasting is not routinely required for determination of a lipid profile: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implications including flagging at desirable concentration cut-points—a joint consensus statement from the European Atherosclerosis Society and European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 and Laboratory Medicine[J].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16, 37(25): 1944-1958.



 
手机扫码访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