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景生命体外诊断试剂专业厂商

订单支付已成功

订单支付已成功,请继续浏览网页...

投诉建议提交成功

感谢您提交的投诉和建议,我们会在24小时内回复您。非常感谢您的关注,请继续浏览网页……

透景生命 / 生殖健康相关资料 / 【原创】Y染色体微缺失检测,祝您成就“爸”业

【原创】Y染色体微缺失检测,祝您成就“爸”业

Tellgen
2018-06-17 16:05:12  阅读量:986
不孕不育症是一种发病率很高的常见疾病,据统计,全球范围内平均每7-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患有不孕不育症。这种疾病虽然对患者身体伤害不大,但却剥夺了患者为人父母的权力。
 
据统计,近50%的不孕不育是男性因素所导致。引起男性不育的因素很多,包括激素内分泌异常、感染因素、遗传因素、环境因素以及放化疗暴露等[1]。其中遗传因素引起的不育症占30%。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男性不育研究将注意力集中到遗传因素,尤其是Y染色体微缺失上。
 
你该知道的Y染色体微缺失
Y染色体微缺失是导致男性不育的第二大遗传因素,仅次于克氏综合症。Y染色体长臂上无精子因子(AZF)区域的缺失是Y染色体微缺失的主要形式,该区域控制精子生成,因而与精子的发生障碍密切相关。分子流行病学研究结果显示,中国人原发性无精与严重少精症患者群体AZF区微缺失率均高于17 %[2]
 

 
目前明确的3个不重叠的AZF亚区分别为:AZFa、AZFb和AZFc。常见的AZF缺失包括5种缺失模式:AZFa、AZFb、AZFc、AZFb+c、和AZFa+b+c。其中AZFc区域缺失的发生率最高约占80%,临床表型从无精子到中度或重度少精子均有发生。AZFb发生率约1~5%,表现为生精阻滞,睾丸内可见精原和精母细胞,但无精子生成。AZFa缺失较少见,整个AZFa区域的缺失通常表现为支持细胞综合症(sertoli cell only syndrome, SCOS),为绝对的无精子症,同时伴有睾丸缩小等。
 
辅助生殖(ART)真的就解决问题了吗?
ART手术很大程度上帮助许多患者圆了父母梦。然而大量研究数据显示,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ICSI)为代表的辅助生殖可将Y染色体微缺失垂直传播给男性后代,甚至缺失范围扩大。

 
在我国台湾省台湾大学报道的一项临床案例中[3],一位患有严重少精症的29岁男性和同龄健康的妻子经ICSI手术孕育了一名男性婴儿。测序显示该名男性的Y染色体AZFc区有缺失(核型是正常的46,XY),并且他的儿子Y染色体上存在与其完全一致的缺失。然而这位男性的父亲Y染色体却完全正常,DNA指纹图谱证明了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
 
韩国卫生与福利部支持的一项研究[4]发现,在4对接受ICSI手术并生育男性婴儿的夫妇中,两例父亲AZFc区有缺失,另两例为AZFb缺失。发现Y微缺在两名婴儿中垂直传播,而另外两例中缺失区域扩大。同时,有7名AZF区位点缺失的男婴,他们的父亲是没有缺失的。
 
此外,近年来有研究显示[5],Y染色体微缺失会增加胚胎非整倍体发生的风险,使得ART手术流产的几率升高。
 
由此可见,纵使ART也无法避免Y染色体微缺失的影响,甚至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
 
Y染色体微缺失检测的临床意义
男性不育患者,尤其是无精或严重少精症患者的Y染色体微缺失检测非常必要,不仅有助于明确病因,还可预测睾丸取精术(TESE)获取精子的可能性(AZF c区缺失有50%的几率可取出精子,但若整个AZFa、AZFb、AZFa+b或AZFa+b+c区缺失,则几乎没有精子形成的可能)[6],从而避免不必要的有创措施,减少身心痛苦和经济负担。
 
提升辅助生殖成功的几率:AZF c区缺失患者的精子数量有进行性下降的趋势,通过建议其尽早生育或者精液及时冻存,可避免以后想生育时睾丸穿刺取精的痛苦,且精液质量也较高[6]
 
遗传咨询,指导优生优育:由于Y染色体微缺失在男性后代中有垂直遗传甚至缺失扩大的趋势,可向患者及其配偶提供遗传咨询,决定是否进行辅助生殖,或进行种植前的遗传学诊断(PGD)选择性移植胎女性胚胎来避免微缺失的发生。
 
国际指南和相关标准
EAA/EMQN是国际公认的男科学术权威,其制订的Y染色体微缺失检测指南已修订至第三版[7]。指南始终推荐多重PCR检测应将(sY84、sY86),(sY127、sY134)及(sY254、sY255)作为AZFa、AZFb及AZFc区的STSs检测位点,且应选用SRY及ZFX/ZFY为内质控基因。此6个位点能够诊断几乎所有临床相关及95%以上文献报道的AZF缺失情形,满足常规诊断需求。


 
2017年9月,中国Y染色体微缺失筛查质控联盟(YEQA)正式成立。相信随着联盟的成立,我国Y染色体微缺失的实验操作规范和诊疗水平提高将不断得以实现。
 
此外,不孕不育症的正确认知还需加强宣传教育,破除“不孕不育都是女性的原因”等思想桎梏,引发社会对男性生殖健康的更多关注。愿医学昌明能守护每位男性做父亲的权力!
 
参考文献
[1] Yong-Sheng Zhang, Ru-Lin Dai, Rui-Xue Wang, et al. Analysis of Y Chromosome Microdeletion in 1738 Infertile Men From Northeastern China[J]. Urology, 2013, 82(3):584-588.
[2] Yang Y,Zhang SZ,Peng LM,et al.Studies on molecular epidemiology of Y chromosome azoospermia or severe oligozoospermia[J]. Chin J Med Genet,2003,20: 385-389.
[3] Jiang M C, Lien Y R, Chen S U, et al. Transmission of de novo mutations of the deleted in azoospermia genes from a severely oligozoospermic male to a son via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 ☆[J]. Fertility & Sterility, 1999, 71(6):1029-1032.
[4] Lee S H, Ahn S Y, Lee K W, et al.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 may lead to vertical transmission, expansion, and de novo occurrence of Y-chromosome microdeletions in male fetuses.[J]. Fertility & Sterility, 2006, 85(5):1512-1515.
[5] Frikha R, Rebai T. Assessment of male factor involved in recurrent pregnancy loss: A preliminary study[J]. Middle East Fertility Society Journal, 2018.
[6] Carlo Foresta,Enrico Moro,Alberto Ferlin. Prognostic value of Y deletion analysis The role of current methods[J]. Human Reproduction,2001,16(8): 1543-1547.
[7] Krausz C, Hoefsloot L, Simoni M, et al. EAA/EMQN best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molecular diagnosis of Y-chromosomal microdeletions: state-of-the-art 2013.[J]. Andrology, 2010, 27(4):240-249.
 
扫码免费咨询